演讲 – 文因互联

智能金融的破局(下):完成旅程的关键是路径

​【导读】智能金融的破局(上)、(中)让你了解智能金融的本质以及智能金融落地的原则。但这远远不够,具体的执行过程中仍旧会面临非常多的困难和挑战。如何选择一个小且可行的切入点?如何从零件开始构建系统?…… 文因互联 CEO 鲍捷博士结合文因互联的实战经验以及对行业的观察分享了自己的见解。

继续阅读 “智能金融的破局(下):完成旅程的关键是路径”

智能金融的破局(中):想要颠覆式创新?先从小事做起!

【导读】如果你阅读过昨天的文章 ——《智能金融的破局(上):智能金融的本质是标准件化》,那么一定对智能金融有更加理性而深刻的理解。整个智能金融产业必将向上发展,但在如此呼啸声中,大家可能会认为金融行业的颠覆式变革马上就要到来了。但是,一夜之间解决过去一百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这可能吗?文因互联 CEO 鲍捷博士在演讲中给出了答案。

继续阅读 “智能金融的破局(中):想要颠覆式创新?先从小事做起!”

智能金融的破局(上):智能金融的本质是标准件化

​【导读】2017年7月20日,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文中指出:202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预期超过1500亿元,到2030年有望超过1万亿元。其中,智能金融被列为重点发展产业。智能金融有三个风口的交集之称,即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文因互联 CEO 鲍捷博士于2017年5月18日在巨杉资本的演讲,将深度探索智能金融破局。文章全文一万五千字,为方便阅读,将分为上中下三篇进行推送,敬请关注。

继续阅读 “智能金融的破局(上):智能金融的本质是标准件化”

Web的50年——从Tim Berners-Lee的图灵奖说起

作者:鲍捷,文因互联CEO

Tim Berners-Lee昨天拿到了2016年度的计算机科学最高奖:图灵奖。他获得这个奖,实至名归。领域中人一直都认为他得奖只是时间问题。

Tim 的一生有两个伟大的贡献(当然,他还有很多其他的贡献):一、互联世界的文档,即万维网(Web)的发明及其规模化的努力,包括 W3C 的工作;二、互联人类知识的努力,包括语义网(Semantic Web)、互联数据(Linked Data)、开放数据(Open Data)、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等。第一个贡献已经广为人知,第二个贡献还在发展中,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我以为,第二个贡献将会是比第一个贡献更大的贡献。

继续阅读 “Web的50年——从Tim Berners-Lee的图灵奖说起”

知识管理和语义搜索的哲学思考

(整理自鲍捷20161026于将门的报告

(未经作者审阅,一些听写错误没有纠正。请勿转发)

事先请大家原谅,今天这个分享会比较干,所以我在思考前面加了哲学两个字。我以前做语义,现在做知识图谱,今天分享的这些东西是基于这十几年实践中的很多失败经验。这其中有一些经验、教训反反复复的出现,我就在思考如何避免这些问题。所以今天这个分享的目标听众实际上是架构师,也许现在这些抽象的东西还不能够很容易去理解,不过我希望大家以后再回过头来看的话,可能会对整个系统的架构设计有一些指导意义。

继续阅读 “知识管理和语义搜索的哲学思考”

这些杀手级应用不太冷——从语义网到知识图谱的回顾

本文来自文因互联CEO鲍捷于2017年1月5日在人民大学所做的演讲

摘要:6年前,语义网技术曾经被广泛质疑。笔者当时做过一次题为“语义网:走向下一代杀手级应用”的讲演, 其中展望了未来语义网的“杀手级应用”可能会是什么形态。过去几年,技术发生了巨大的进步,语义网和其他技术融合催生了知识图谱的技术。从2012年到现 在,得到公认的杀手级,如Siri, Watson, Palantir, Kensho等不断涌现。到底是哪些因素使语义网技术走出了低谷? 外部环境发生了什么样的变迁使杀手级应用成为可能? 为什么巨头会从对知识工程的方法质疑走向热情拥抱? 本次讲座中我们一起复盘语义网/知识图谱绝地反击的漂亮过程, 并展望在Web下半场的25年中,会有哪些更加梦幻的杀手级应用。

下载: http://blog.memect.cn/wp-content/uploads/2017/01/2017-01-05_人民大学.pdf

Document-page-001

继续阅读 “这些杀手级应用不太冷——从语义网到知识图谱的回顾”

互联世界的记忆

 我今天说的事情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没有直接的关系。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美国待了15年时间,一直在做人工智能各个领域的研究。我们整个创始团队的核心人员都是从美国回来的,每个人都放弃了很多很多。之所以他们愿意回来,就是因为我们会去做一些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未知的事,这才是我们最终想做的事情,我们的终极愿景:互联世界的记忆。

从基因到文因

 

 

我们公司的名字,叫文因互联,文因+互联。什么是文因?这有两本书,第一本书是《自私的基因》,英国的一个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写的,1976年出版的,非常有影响的一本书。他提出来一个概念叫文因,就是Meme(发音“mi mu”)。后来又有人写了一本《自私的模因》。在中文世界里,我请教了一些翻译家,有人提出了“文因”的翻译,我觉得比“模因”翻译更好一点,所以我就用了这个翻译。

继续阅读 “互联世界的记忆”

降低知识图谱的构造成本

小公司和大公司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我是要为了生存的。不可能一个项目做上3年时间,然后结题,然后再评估。通常说,如果6个月没出成果的话,你这个公司就死掉了。所以从资金,从人员、从工程上来讲,都是非常紧迫的。过去这4年里我们一直在这样高压力的情况下,资源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怎么能够把活干出来。不考虑任何条条框框,只要能把活儿干出来就可以了。所以今天我讲的东西,我想有一个副标题叫“穷人的知识图谱”。就是说我没有那么多钱,怎么把这个东西做出来。

继续阅读 “降低知识图谱的构造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