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京一年

2016-09-04

 

从硅谷回到北京,差不多了一年了。随便写几句记录下这个阶段。

头两个月其实没干啥具体的事,在北京和全国各地跑跑,旧的社会关系联络联络,各种未曾唔面的同行、合作伙伴、网友见见面、聊聊天,重新融入国内的环境。住在青年路一个小破旅馆里,各种吵。

10月底的时候搬到中关村创业大街。终于搞定了公司注册,入驻了清华经管学院的加速器。公司4个人,加两个实习生。开始干活。随便说一句加速器的人非常好,现在我还时不时回去转转,娘家一样。这段时间主要是趟路,摸方向,下定决心做金融数据分析。

2016年1月公司有了6个正式员工,决定独立办公。在所有人的家之间取最小生成树根,搬到了安贞门,租了间民房,前半办公,后半住人。有次招人,申请人进门一楞,很直率说:你们不是个骗子公司吧?这段时间我们这个骗子公司主要是做开发,搜索、快报这些产品的底层技术都攻克了。

2016年6月,发展到14个人,决定搬的离目标客户近一些,搬到了现在的呼家楼办公室,成功把客户拜访单程时间从一个小时缩短到半个小时。我也不住办公室了,在同街区租了个房子。这段时间主要的重心转到商务拓展、营销。到此刻公司是15个人。

这一年,挺开心的。不夸张地说,每一天都很开心。

我以为,人开心不开心,更重要的是具体的小环境,身边的人是怎么样的。我很开心,是因为在北京我遇到了很多人,几百个吧,有科技界的、金融界的,也有各种其他职业的,大都是积极向上的人。大家在一起总是会探讨未来会怎样,怎么去解决问题。其实世界上的事情吧,哪会没有问题呢?拿着放大镜找问题,那天下全都是问题。积极乐观的人,着眼于问题带来的机会,而不是问题本身。不管是写字楼里的金融精英,还是大学里的实习生,我身边的人,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职业,对行业发展的未来,都有很积极的预期。我在北京一年体验到的乐观,比在美国14年体验到的都多。

我参加了很多金融界的活动,接触了形形色色的金融界人士。我发现在很多正式的场合,这些人都不穿正装。从高端到初级的金融人士,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出身。大家之间交流,并不会有阶级的隔阂,相互能理解彼此的家庭、生活、需求、期望。我觉得这和美国的金融界截然不同。中国的金融界还是一个快速成长的行业,依然有大量普通人的参与的入口。其实不止金融界,在北京遇到的大量的专业人士,都是类似的。大家相信未来会更好。在我硅谷的那些前同事身上,我体会不到这种情绪。

和乐观的人在一起,就不断会有惊喜。文因互联这十几个人就是一群特别乐观的“土匪”,每天欢声笑语中让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没法不开心。

2 thoughts on “回北京一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