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京两年

2017-09-14

今天是回北京两周年了。一周年时写了前文《回北京一年http://blog.memect.cn/?p=1915 ,现在把过去一年简单总结下。

去年8月开始Pre-A轮融资,9月-11月基本都在忙融资。11月算是基本搞定了,大家收心回来做产品,把2016年做的几件事都总结在一起:搜索、快报、自动化报告、金融问答机器人等。那时候想做个投资研究系统,年后就发现想法有点大,还是应该缩小目标,紧贴细分场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同时关注新兴场景,而不是在传统场景上和人家打阵地战。

12月开始有付费的大企业客户。其实去年夏天开始就做了两个城商行。开始做企业服务没有经验,什么都是摸索。好在这是一个特别新的领域,客户也是和我们一样在摸索,大家都知道创新是需要不断尝试的,一起前行,相互配合得还是很愉快的。我们帮助合作的部门在组织内成长,帮助他们去服务内外部其他相关方,在这个过程中理解落地场景。到了12月,我们大体清楚大企业客户服务的基本方法了,给一个中字头的行业服务机构做了评级报告的辅助自动化。

2017年1月开始陆续拿下了两个关键的机构的合同。一个是做了上市公司核心公告的摘要系统。以前,这种摘要都是人工做的,他们的工作人员要做到半夜才能下班。我们的程序员去现场看了回来说,突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因为这真的能帮助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解决痛苦——不是抽象的“人工智能改变世界”,而是真正的、为具体的人、创造有切身体会的价值。现在这个系统已经上线了,服务着千千万万的投资者。这是整个公司都感觉很自豪的一件事。

另一个是一家大型银行,落地了我们的自动化报告系统和问答机器人。这是我们第一远程驻场开发,一开始也有很多经验不足的地方。驻场的同事都非常辛苦。我也去了很多次。大型银行项目管理严格,我们在合作过程中也学习和提升了自身的项目管理能力。

整个2017年上半年,都是在战斗中度过的。还有其他服务的一些客户,更多的没有能力服务的客户。从一开始找不到客户,到后来被客户需求饱和,头半年是公司在商业上逐步找到感觉的半年。

上半年也是公司本身大规模调整的半年。去年的运行体制到了今年就显得有些僵化。从2月份开始打破原来各个小组的界限,把产品、运营、技术开发组合在一起。2017年到现在一直在探索公司治理的各种具体方法,从核心人员贴合自身的定位,到商务、项目流程的有序化管理,一直在尝试和调整。虽然公司还只有二十多人(此刻是22人),初创组织如何从一片混沌中总结出一个秩序来,也是蛮大的挑战。

下半年公司会开始更快的速度扩张,以应对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在公告摘要、自动化监管/信披、金融问答几个落地场景上,都会有强有力的标准化产品。对今后一年的发展,我是非常乐观的。

过去一年也是深入贯彻精益方法的一年。技术开发、产品、运营、商务、行政,在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在加强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精益方法论的掌握本身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断去试,让有精益思想的人逐渐脱颖而出。到了夏天,执行速度已经比去年快了非常多了。

这一年,接触了更多各阶层的金融人士,算是建立了对自身路径的自信。智能金融是金融从一种“手工业”到大工业的转变,新旧两种范式的转变,技术之外,更需要组织、思想、人事的转变。文因互联不仅仅是去服务传统的机构,更是和新场景、新模式、新机构去一起成长。经过这两年的摸索了,大体清楚怎么做了,不再迷茫。

公司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年轻。去年88年的算是年轻的,今年90年的已经超过平均年龄了,最年轻的是96年的。第一批加入公司的人,坚持下来的,大都成了业务小组的领导者。过去几个月又有了一些非常出色的新人加入了公司,我相信他们一年以后也会成为独挡一面的栋梁。过去这一年,有人结婚,有人生孩子;有人离开公司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也有更多的人加入来寻找自己的梦想。北京就是这样一个交织梦想的城市,北京就是这样一个给年青人希望的城市。

当然我已经不是年青人了,这并不妨碍我也追求自己的梦想。2015年刚回国的时候同期创业的朋友,一大半现在都已经暂时失败了。创业是特别考验人的一件事,需要不停地拷问自己内心深处,一刻不停地提升自己。一次创业,至少是十年的征程。我相信,稳扎稳打,做好根据地建设,星星之火,终将燎原。

这一年生活上依然没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在中国去了很多城市,这一年继续快速体验到变化和进步。感觉非常好。

今年终于人生第一次有了一间“书房”,我的书终于不用躲在各种箱子和柜子里了。

妞妞和丫丫一个暑假都在这里陪我,让我很开心,也逼着我多运动,减了不少膘。可是我陪她们玩的时间太少,很多时候只能让她们看电视。丫丫才不管我是不是开会见客人,想我的时候就跑过来要我抱,我往往就只好抱着她开会。妞妞一口气看了几个季的“my little pony”,还有无数的各种动画片。她要我帮她打愤怒的小鸟,挣金币,我就好几次熬夜帮她打游戏。妞妞在北京掉了一颗牙,现在两个大门牙两边空着,总是把门牙呲着说我是小白兔。每天早上给妞妞梳头扎辫子,妞妞喜欢听“yesterday once more”,梳头的时候要听这个歌。我也带着妞妞全国各地出差(丫丫太小实在没法带),但是一个旅游景点也没有去过,去了一堆大学、银行、证券公司。妞妞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我开会的时候她会很安静地在一边玩或者看书。北京的蚊子很厉害,把两个小家伙都叮了两腿的包。现在两个小家伙又走了,心里觉得空荡荡的。

夜晚的呼家楼,外面远近写字楼依然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静悄悄的夜,如静悄悄的变革,并不那么引人注意。但是朝阳在东方孕育,在不久的将来,就要喷薄欲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