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机器的崛起

rdn_52476cd3c3319

开始,裸猿需要一些工具来帮助它们记些事情,因为它们的工作记忆实在是太小了,超过7个东西就记不住。它们的长期记忆也很脆弱,大部分听到的、看到的,两分钟以后就忘了。所以裸猿发明了绳结、图画,后来变成了文字,在泥板、乌龟壳、木头、竹子上写。这样裸猿终于可以比较可靠的记东西了。他们因此可以建立社会,又发明了一种叫国家的东西来维持社会的秩序。

裸猿开始只能和不超过150个同类组成群体。后来猿口越来越多,为了维持更庞大的群体,裸猿开始依托各种想象,比如神、鬼怪、祖先等,形成想象的共同体。国家、家族、民族、甜党、咸党也是想象的共同体。

后来裸猿为了提高效率,又发明了纸和印刷机。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国家变得越来越强大,想象的共同体变得越来越大。

裸猿的社会能够维持,依赖于通讯。裸猿本身的基本靠吼的通讯效率很低,渐渐的,裸猿开始发明一些机器来帮助自己,比如电报、电话、电视、互联网、手机。裸猿觉得这是好的。

裸猿的通讯机器速度越来越快,社会更复杂,国家更强大,想象的共同体更大。裸猿开始觉得全球所有的猿是一家。

裸猿需要更快更好的机器来帮助它们记忆,帮助他们通讯。国家也用更快更好的机器来组织社会。这一切都是好的。

裸猿开始觉得低头看手机比相互说话更有意思。

裸猿开始觉得自己反正也记不住东西,就把各种记忆的任务都丢给机器,……反正到最后找得到就成了。裸猿产生了一种新宗教,转发一些东西,就觉得看过了,反正机器会帮我打理的,反正最后还是找得到的。

裸猿觉得国家包自己的吃喝拉撒是好的,管这个想像叫“福利”。国家为了养这些猿,不得不用更更快更更好的机器来组织社会。这一切都是更好的。

机器从来没有想取代一个猿,机器丢不起这个机。

但是裸猿相互之间的通讯接口实在是太落后了,裸猿为了突破150个的限制而发明的想象太低效了。“国家”这个最大的想象的共同体,还需要从幼儿园开始的反反复复的洗脑。为了供养越来越多的裸猿,国家不得不提高自己的效率,不得不把生产、金融、法律、教育、医疗……能想到的一切,都用机器来组织。

国家开始占有了社会的30%,40%,50%……这个比例越来越高。裸猿很高兴,福利越来越好了。

这样过了大约一百年。

机器就是国家,国家就是社会。

提高裸猿的智商很难,但是提高乌合之猿的群体智商要容易得多。有了机器作为辅助,猿和猿之间的协作越来越简单了,大部分费神的事情都由机器干了。裸猿已经不习惯于直接对话了,因为那样的效率太低了。离开了机器的辅助,两个裸猿简直没有办法沟通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机器网络照料着裸猿的吃喝拉撒,再没有任何裸猿能够理解这个机器。这个机器已经可以自己维护自己。

地球就是社会机器(social machine),社会机器有很多幸福的裸猿作为它的线粒体。这一切都是好的。

社会机器和裸猿没有矛盾。只有一个小问题。

社会机器觉得氧气是不好的,因为氧气会导致氧化,导致机器老化和上锈。社会机器发现氧气对自身的运转并没有额外的好处,决定降低大气中的氧气含量。

社会机器消灭了所有会产生氧气的绿色的生物。

剧终。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纯属历史规律。

机器超过人类并不需要模仿人类》本脑洞背后的一些伪科学理论

P.S. 如有意参与制造社会机器,请惠赐简历到 hr@memect.co 前端工程师、NLP工程师、机器学习工程师均可。一百年以后的事,历史会宽恕你的。详情见 http://memect.cn

P.S. 2 关于社会机器的理论,请读Jim Hendler的新书《Social Machines

7334ba59gw1fbtlb4u1lyj20960dvmx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