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 – 文因互联

零基础转行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这是一个人的长征

 

「……我想这个问题还是要分类做。我强烈建议你们去读一下 Watson 的那篇 paper,那篇讲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银弹』,不是用一种算法,而是把问题分成多个类别,每一类用一种算法去解决……」

吃过晚饭后,我第一次参与了文因金融问答技术组的当日复盘会。上面的话是我司鲍老师看过一个怪异的标签匹配问题后所提出的建议。

这一切似乎显得那么近,又那么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我通过文因互联的四轮面试了,我将成为一名算法工程师,与大家一起努力前进。

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继续阅读 “零基础转行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这是一个人的长征”

自动报告+金融问答,这里有一种更快的资讯获取方式

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文因互联一直在思考如何将知识图谱应用到金融领域。

金融业作为百业之母,与所有的行业都深深交织在一起,蕴含着海量数据,但大量数据都是以非结构的形式存在,无法利用机器进行高效处理直接使用。

虽然技术不断发展,但这些数据收集、研究的工作却还是依赖人力完成。如果能实现数据的结构化,就可以减少重复的手工体力劳动,帮助金融从业者提高工作效率,从而聚焦在更有价值的工作上。而知识图谱、信息提取、自然语言处理这些正好是文因最擅长的领域。

在2016年,我们已经可以从公告、年报、研报等公开数据中,提取行业、公司、人物、财务数据等实体概念和实体关系,开启金融知识图谱构建等相关工作。但是以何种方式交付给用户使用,我们做了很多尝试,这些尝试中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最终都为要做的事情打下更深的基础。

继续阅读 “自动报告+金融问答,这里有一种更快的资讯获取方式”

记一个有害的模因

模因(meme),名词。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事物。根据《牛津英语词典》,meme被定义为:“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

最近有一种小说元素开始火起来,就是克苏鲁神话。使用了这个元素的小说有《SCP Foundation》,游戏有《血源诅咒》等。

克苏鲁神话的主旨是宇宙中存在着许多知识,它们复杂的结构是人脑无法承受的。你可以学习它们,但学习后有的人就有可能无法承载这种结构而发疯、失去原有的行为模式变成邪教徒等。但克苏鲁神话鼓励大家去探寻更多真相,因为只有知道了更多知识,我们才能在黑夜中点燃火炬。

继续阅读 “记一个有害的模因”

回北京两年

2017-09-14

今天是回北京两周年了。一周年时写了前文《回北京一年http://blog.memect.cn/?p=1915 ,现在把过去一年简单总结下。

去年8月开始Pre-A轮融资,9月-11月基本都在忙融资。11月算是基本搞定了,大家收心回来做产品,把2016年做的几件事都总结在一起:搜索、快报、自动化报告、金融问答机器人等。那时候想做个投资研究系统,年后就发现想法有点大,还是应该缩小目标,紧贴细分场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同时关注新兴场景,而不是在传统场景上和人家打阵地战。

继续阅读 “回北京两年”

如何写一封得体的求职信

短短一份求职信,可以体现求职人的职业素养。 试想,一个人在应聘这件切身利益相关的大事上都不注意细节,还能指望以后在业务上留心细节吗?  在对方会收到大量简历的时候,一封信可能只有几秒钟的机会,发信人能多替对方着想,在这几秒钟里尽可能体现自己的职业修养,何乐而不为呢?

继续阅读 “如何写一封得体的求职信”

从园林设计师到 UI 设计师,我这一年半的经验和坑

我是2016年04月01日加入文因互联的,作为一名UI设计师进入到这个集体,从园林转行到UI再尝试转向产品,这一年多收获很多,这次主要是想分享一下自己做设计、接触产品的经验,当然也有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的从业者,来到文因和大家一起奋斗、努力和学习的激动心情。

继续阅读 “从园林设计师到 UI 设计师,我这一年半的经验和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