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 文因互联

回北京两年

2017-09-14

今天是回北京两周年了。一周年时写了前文《回北京一年http://blog.memect.cn/?p=1915 ,现在把过去一年简单总结下。

去年8月开始Pre-A轮融资,9月-11月基本都在忙融资。11月算是基本搞定了,大家收心回来做产品,把2016年做的几件事都总结在一起:搜索、快报、自动化报告、金融问答机器人等。那时候想做个投资研究系统,年后就发现想法有点大,还是应该缩小目标,紧贴细分场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同时关注新兴场景,而不是在传统场景上和人家打阵地战。

继续阅读 “回北京两年”

犯不平凡的错误

by 西瓜 2017-04-15

我们常说要不怕犯错误,精益的核心就是把潜在的大错误拆成潜在的小错误。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对错误心安理得。我们要避免平凡的错误,如果犯错误,也要犯不平凡的错误。

一个不平凡的错误,即使它原始的假设是错的,在探寻这个假设的过程中,人们会发现很多新的东西。为了验证这个假设所创造的理论和设备,会给我们带来意外之喜。不平凡的错误,就是开创性的错误。

例如,SU(5)理论预言的质子衰变没有被发现,但导致了两个中微子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刘尚的知乎回答

Georgi和Glashow曾经提出了SU(5)大统一理论(GUT),这个理论统一了自然界所有四种相互作用,并且可以退化成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形式。这个理论非常漂亮,被认为很有希望是正确的大统一理论,于是人们迅速开始想办法对其进行验证。该理论的一个重要预言是存在质子衰变,为了对此进行探测,人们进行了多项实验,其中最著名的项目大概是日本的神冈和超级神冈探测器。最后的结果呢,并不理想,人们没能探测到理论预测的质子衰变事例。SU(5) GUT也渐渐被排除掉了。但是Georgi-Glashow理论的研究与发展绝对不是无意义的,一个直接的例子就是,日本的神冈与超级神冈探测器虽然没能探测到质子衰变,但对中微子的探测和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因此获得了两个诺贝尔物理学奖。

我们在客户探索的过程中,也必然会不断犯错误。那种认为有什么行业资深人士,洞察一切,就能一眼找到市场痛点,是巫术。科学没有巫术,创业也没有巫术。创业不能迷信萨满的存在。

我们一定是在探索中,有一个初步的假设。在假设检验中,发现一些天使用户。这些人不一定是我们最终要服务的场景,他们的需求也不一定是我们提供的第一个产品。但是基于这个第一步的产品,我们获得了这些人的信任。我们分析他们的背景(profile),细分其场景,理解其各场景的深入机理。然后我们或者做场景的深入,或者做场景的横向扩展,甚至做场景的跃迁。然后在新的产品上,我们有了扩大的用户理解,提供更有力的服务,然后良性循环。我称之为Market Induction。

不变的,是渠道的不断增强。产品创新的核心,是渠道的的建设。在一个渠道上,可以服务很多种不同的场景,针对同一群人可以去满足他不同维度的需求。一个不平凡的产品假设,是能帮助我们建立渠道的假设,在这个渠道上,我们发现不了“质子衰变”,也能发现“中微子”。

假设-产品-用户-场景,不断循环。强大的产品执行力,就在于这个循环不断扩大的每一环,每一轮循环都是不平凡的错误。拥抱这种错误,快速(以天为单位)验证这种错误。

创业就是演进

by 西瓜 2017-01-26

1)回国一年半。同期认识的,开始创业的,大部分都已经失败了。最常见的原因是团队结构、股权比例,其次是投资人和团队的矛盾,其次是产品和市场匹配点找不到,其次是创始人不想干了。都是优秀的人,远超一般的创业者的起点了,也一样九死一生。创业失败,贴标签很容易,比如说“不重视市场”,“不接地气”,还有我上面说的几条。这种标签很廉价,嘴皮一翻就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就和婚姻一样,创业的过程是异常复杂的,没有简简单单的成功,也没有脸谱化的失败。

继续阅读 “创业就是演进”

文因互联的学习文化

不止一个人说,文因互联像一个大学校。

1)文因互联的访客,往往惊讶于公司的书之多,不仅一面墙的大书架摆满了,沿着墙一圈十来个小书架也摆满了,大多数人的桌子上也摆满了书。金融、财务、经济、企业管理、运营、产品、设计、工程、人工智能、历史、政治、科幻、科普、文学……各种门类的书。

2)每周,每个团队都会有一次学习讨论会。技术团队的“文因学堂”,学习各种和人工智能有关的话题。产品团队最近在加紧学习金融,除了看书、上公开课,还看电影,体会金融众生心态。商务团队也每周分享客户维护、运营、文案等诸多问题的经验心得。我们定期会请外部顾问,包括硅谷的专家来做技能提升培训。对外,还有智能金融沙龙,已经办了二十多期了。

继续阅读 “文因互联的学习文化”

谈后勤

业余军事家谈战略,真正的军事家谈后勤。“正确”的战略一文不值,有人执行的战略才谈得上是战略。大多数事情是卡在人上,不是卡在战略上。创业更是如此,最重要的不为外人道的,就是人事和后勤。要有坚强的内核,就要有源源不断往前线输送的辎重。

构架如治军,要紧是后勤。后勤最不可见,要日积月累。表面看到的快,看到的精益,都是后勤扎实后的结果。

继续阅读 “谈后勤”

人工智能领域创业有哪些经验和教训?

我在知乎的一个回答

 

人工智能创业一定是先了解场景,不要太多关心人工智能本身。创始团队一定要深入到场景的第一线去,天天去思考客户的思维是什么,需求是什么,他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要的什么。

人工智能产品能立竿见影,是左派幼稚病。

继续阅读 “人工智能领域创业有哪些经验和教训?”

文因互联一周年纪

今天是2016年11月9日,文因互联成立一周年。如果从当初在硅谷成立的Memect算起,则已经过去三年半了。

过去一年,起起伏伏,各种坐过山车。有很多话想说。写几句心里话,纪念一下这个里程碑吧。

智能金融(Smart Finance)在人工智能(AI)和科技金融(Fintech)两个风口的交叉点上。但是这个行业本身,还在发展的极早期,特别是在中国,数据准备、团队准备、市场准备都很不成熟。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革命必胜,但革命必不能速胜。既不能灰心,也不能急躁。坚强的团队,场景的深刻理解,稳健的节奏,是打赢持久战的关键。

继续阅读 “文因互联一周年纪”

回北京一年

2016-09-04

 

从硅谷回到北京,差不多了一年了。随便写几句记录下这个阶段。

头两个月其实没干啥具体的事,在北京和全国各地跑跑,旧的社会关系联络联络,各种未曾唔面的同行、合作伙伴、网友见见面、聊聊天,重新融入国内的环境。住在青年路一个小破旅馆里,各种吵。

10月底的时候搬到中关村创业大街。终于搞定了公司注册,入驻了清华经管学院的加速器。公司4个人,加两个实习生。开始干活。随便说一句加速器的人非常好,现在我还时不时回去转转,娘家一样。这段时间主要是趟路,摸方向,下定决心做金融数据分析。

继续阅读 “回北京一年”